那大人的日记虽浮于简单记事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13日

  这位那大人有个写日志的好习惯。 2003年,那桐的后人拾掇出书了《那桐日志》,上文这段“宣统二年国是顺遂”的记实就选自此中。自光绪十六年(1890年)起,止于民国14年(1925年),那大人的日志虽浮于简单记事,多语焉不详,但终究反映了在汗青转机的艰屯之际当事人的亲历。最主要的是,它照实勾勒了身处变化时代位高权重者的心计心情策画,得失选择,从这位晚清要臣的日志里,我们看到了野史背后的点点滴滴。

  “宣统二年,岁在庚戌,余年五十四岁。新正月初一日,子刻命宝儿接神大吉,阖家均道新喜。余寅刻进内,摄政王前存候贺喜。庆亲王、世中堂、鹿中堂同志新喜。卯正召见。国是极顺遂,气候亦晴暖。”

  宣统二年(1909年),恰是大清行将落幕的前夕,是谁如斯乐观地畅谈“国是极顺遂”?

  这人叫那桐,在光绪宣统年间官至鸿胪寺卿、内阁学士、总理列国是务衙门大臣、外务部尚书、军机大臣、“皇族内阁”协理大臣,可谓晚清军机重臣。此人在清末国势倾颓、内忧外患频繁之际吐出一句“国是极顺遂”,其实令人啼笑皆非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thisliberal.com/qinghuayuan/3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