号召全国大小官吏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11日

  宦途并不如意,但那桐仍然勤奋工作,终究盼来了人生的伯乐——翁同龢。翁其时既是帝师,又是军机大臣,最为环节的在于他还兼任户部尚书,是那桐的顶头上司。那常日里经常赴翁府“回事”、“画稿”,其工作能力,翁天然尽收眼底。故那日后与端方、荣庆并称“旗下三才子”,绝非浪得虚名。

  那桐于日志里写道:“昨日呈进皇太后、皇上如意二柄,今日蒙恩赏还。风定晴和,景象形象甚好。”

  按照旧规,京堂送礼,四十两为准,而那唯独下血本塞给荣禄一千两,可见其较着乃成心奉迎。一来二往,荣便把那视为亲信,重点栽培,不久便将其扶上礼部右侍郎的位置。1899年,那桐死力巴结朝廷己亥建储之举,颇得慈禧、荣禄欢心。次年蒲月十四日,那从“四品京堂候补”被破格擢升为总理列国是务衙门大臣,即是由荣禄一手操办。当日获悉录用后,那当即“谒荣相”,暗示“桐受恩极重繁重,感谢感动弥甚,惟心竭尽血,诚力求报称罢了”。

  慈禧偷偷赏钱给大臣,这在晚清可谓异数。明显,慈禧已将那桐百依百顺,但碍于同为叶赫那拉氏,故未便公开赏赐。待两宫返京,那桐迅即获得要位,出掌外务部。

  清末之宦海,官员若能敏捷升迁,无非两个缘由:一是身世能否崇高,二是跑官能力能否一流。前已言及,那桐虽与慈禧本家,却很不受待见,所以他只能靠本人。恰逢戊戌之后,荣禄深得慈禧垂青,出任军机大臣,成为满人显贵之俊彦。荣虽为人极为精明,城府甚深,但却有致命缺陷——贪财。那桐恰是瞅准其嗜好,每逢荣禄华诞,必定登门送礼。有一回,那升任京堂,向本来的上司行感激礼,“以令媛拜荣仲华相国(前户部)受,四十金拜崇文山尚书(前户部)受,四十金拜徐荫轩相国受……”。

  于是二人暗里商议,想出了一个规避之策,以出卖各自财物来掩人耳目。于是奕劻卖掉本人的车马,那桐则更狠,卖掉本人的衡宇,而且二人在报纸上大举登告白,做宣传,暗示本人为了替国度分忧,甘愿变卖家产,以博取世人怜悯。

  一次,清当局刊行公债,号召全国大小仕宦,必需先行声明认购若干,其尺度同其家产挂钩,多买有赏,少买必罚,现实上是变相的征收财富税。奕劻、那桐二人身为重臣,且富可敌国,天然成为世人关心的核心。让他们二人花钱买一堆废纸,无疑是剜其心头之肉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thisliberal.com/qinghuayuan/2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