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所学校的名称、校址、设置等不断发生变化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10日

  在北京灯市口大街上有一条南北向的胡同灯市口北巷,在这仅有百余米长、数米宽的冷巷子里,栖身着二十五中、景山学校、灯市口小学等出名学府。东侧的同福夹道里,还躲藏着另一所出名学府一六六中学。并且一六六中学与景山学校和灯市口小学邻接,仅有一墙之隔。从地图上看去,四所具有长久汗青的京城名校连成一片,蔚为大观,可谓灯市口一景。

  1920年,协和女子大学并入新成立的燕京大学,改称燕大女校,地址仍在佟府。燕大男校则设在崇文门外的盔甲厂。1926年,燕京大学男校和女校归并,一同前去海淀燕园新址(现北京大学地点地)。燕大女校从佟府搬走后,贝满女中的高中部便迁过来,几经变化,现一六六中学便承继了旧日贝满女中的“衣钵”。

  再来说灯市口小学和景山学校。灯市口小学能够追溯到育英的小学部,此刻灯市口小学就在灯市口北巷尽头,门口就是残存的基督教公理会建筑。育英和贝满的规模其实都很小,容纳的学生也无限,后来育英在官房大院、骑河楼等地购买校舍,设立分院,官房大院为特地的小学部。北常日占期间,育英本部小学部又独立为小学,即灯市口小学。此刻灯市口小学“敬业乐群,自暴自弃”的校训就是冰心题写的,而“敬业乐群”也是旧日贝满的校训。景山学校最后是在育英学校骑河楼三院成立的,后来从骑河楼搬到此刻的地址,占领的是二十五中的旧校址。而新成立的二十五中则从胡同口的东侧搬到西侧,也就是旧日育英学校的地点。

  在协和女子大学,聪颖勤恳的冰心仿照照旧是出类拔萃的勤学生。她热心加入各类学生自治会勾当,编纂校刊,邀请名家讲座,为佟府夹道的布衣举办妇女识字班,忙得不亦乐乎。更主要的是,跟着五四活动的迸发,她起头处置写作,创作了《斯人独枯槁》《秋雨秋风愁煞人》《去国》等作品,一时享誉京城。而那时,她仍是一名20岁的女学生。

  本年冰心分开我们整整20年了。106年前,冰心来到北京,真正开启了人生读书之旅。

  1913年,13岁的冰心跟从父亲谢葆璋从福州老家来到中华民国海军部任职,举家住在铁狮子胡同(现张自忠路)的中剪子巷。冰心初到北京时并不喜好这里灰突突的空气和“有风三尺土,无雨一街泥”的恶劣气候,在家里待了大半年后,1914年,家人把她送到位于灯市口的贝满中斋读书。

  1918年,冰心升入协和女子大学预科。协和女子大学也是由公理会开办的,地址就在此刻同福夹道的一六六中学。一六六中学旧日是佟府地点地(康熙生母佟妃的娘家),门外的同福夹道旧日亦称佟府夹道。虽然升入了大学,但由于佟府与贝满中斋可谓邻人,冰心的糊口变化似乎并不大。她仿照照旧是不住校的走读生,每天从佟府回到位于铁狮子胡同的家。北京多风多尘的气候仿照照旧让她喜好不起来,一刮起风来,黄土遮天蔽日,教室里即便开着灯,也是天昏地暗,什么都看不见,教员不得不颁布发表下课。而顶着大风步履艰难地回抵家中,满身上下满是沙土,必必要好好把脸、脖子洗清洁,家里的窗台上也堆了厚厚一层土。

  冰心是家中长女,家中还有三个弟弟。她进入贝满读书后,弟弟们也顺理成章地进入育英读书。育英的歌咏队一度声名显赫,冰心的三弟谢为辑从小嗓子就好,小学时就被选入了育英的歌咏队。而若干年后,冰心又把本人的儿子送进育英,把女儿送入贝满,可见冰心对这两所学校豪情之深。此刻公理会大院和公理会教堂早已不见踪迹,仅有小路尽头的一处遗址留存。而成心思的是,跟着岁月的变化,旧日冰心读书时属于贝满的三所建筑贝氏楼、邵氏楼和贝满中斋全都划归到此刻二十五中校内了,而二十五中恰是在旧日育英学校的校址上成立的。

  贝满中斋是一所教会女校,相当于初中,由美国基督教公理会开办。除了女校,公理会还开办了一所男校育英学校。这两所学校都位于基督教公理会的大院子里。旧日的基督教公理会大院很是气派,里面还有巍峨壮美、名冠京华的公理会教堂。贝全是教会学校,开设有《圣经》课,由基督教公理会牧师讲解,还要到教堂里做礼拜。育英和贝满采用西式教育,教育质量在京城数一数二,有“男育英,女贝满”的说法。冰心晚年在《我入了贝满中斋》《我的中学时代》等文章中回忆过在贝满的那段履历。贝满校风朴实、办理严酷、注重实践,还会组织学生们进行辩说、郊游等,教育理念不成谓不先辈。1918年,冰心从贝满中斋成功结业,她不断说,贝满的四年对她的终身都具有极其主要的影响。

  冰心在协和女子大学一起头读的是理预科,抱负是当一名优良的女大夫,但由于生了肺病,不克不及学医,再加上理科课业繁重,两年后,她转入了文科。其时燕大有的课是在男校上,有的课是在女校上,需要到男校上课时,女校的学生们便来到盔甲厂,与男生在统一教室里上课,在其时还属于新颖事。从灯市口的佟府到崇文门外的盔甲厂能够说有一段距离,旧日的女大学生们穿行两地,想必也是京城一道亮丽的风光线年代,现代出名作家周作人曾受聘在燕大兼职讲课,上课地址就在盔甲厂。在燕大新文学讲堂上,周作人已经讲解冰心的作品,而讲台下面的冰心故作沉着,害羞得不敢昂首。1923年,周作人还指点了冰心的结业论文。因为冰心在燕大的优异表示,结业时她获得了结业生最高荣誉金钥匙奖,还获得奖学金去美国赫赫有名的威尔斯利女校进修。1923年8月,冰心坐上了开往美国的汽船。直到三年后的1926年,她才再次回到了北京这座古城。(王苗)

  追根究底,四校都与美国的基督教公理会有着慎密关系。2014年,二十五中、灯市口小学、一六六中学配合举办150周年校庆,就是从公理会建校的1864年起头算的。此刻灯市口北巷尽头仍残留基督教公理会旧址,凋敝逼仄的小院子就是光阴流转的见证者。但在漫长的岁月中,四所学校的名称、校址、设置等不竭发生变化,其纷繁复杂之程度,不免让人目眩魂摇。为了更好地领会那段汗青,笔者选择了一位特殊的“导游”,以她的进修履历为坐标,跟从她的脚步从头回到一百年前沉寂的冷巷,寻找逝去的岁月青春。而她,就是中国近现代出名作家冰心密斯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thisliberal.com/dengshikou/2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