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几口有水的井了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06日

  淘井 小时候,巷陌井还多,一街巷总有四五口井。水脉也浅,三几丈。1963 年,一场洪流, 六天六夜,村外一片汪洋。井水四溢,弯下腰,用扁担能够担水出来。进入七十年代后,天 旱少雨,水脉下降,一年下降两米多,井水干涸。一个村子,没有几口有水的井了。 草屋,出产队的牛棚 ,饮牲口,没井不可。村内和地里的老井,都是过去留下来的。淘 井,就是本来的井筒,往下挖淘,把些淤泥、砖石什么的清理出来,底下从头下磐,用砖块 砌好,能够再用上一两年。 这是一个庄重又昌大的日子,摆案上香,祭祀龙王,跪拜祷告。口无遮拦的,远离。气 码不壮的,远离。妇女,远离。精壮的汉子,戴斗笠,着短衣,下井。挖掘泥石,装满窠荖 (kelao),连泥带水,上边栳柱(laozhu)绞上来。旁边烧一锅开水,烫一壶老酒,大鏊子烙 几张大饼,井下人换班,上来暖身果腹。这个时候,查验出人们的胆力、耐力。胆怯者,下 井颤抖,神色瓜白。胆大者,呼三喝六,一身胆气,再三招待才上来。 力大者,日常平凡多出力。宰猪,下圈捉猪,毛猪吹气,哈腰吸一口大气,鼓吹,眼珠凸出, 脸膛紫红。几口大气,圆猪滚滚,下锅褪毛。耍狮子,腰身位,掀舞前人,如拎小鸡。拔麦 子,头前开趟,甩人一大截。此人也顽皮,文革间,油坊批斗一“黑 五 类” ,电台台 长,温文尔雅的人,非要人家退下裤子示众,闹了一个大红脸,看人家笑话。 此人,鳏夫独居,大哥时,攀了一个相好。女人不时过来给缝补浆洗。向人炫耀,雄风 不减,能够挑起耙铧子。天黑,一帮子去偷听壁角,不由得,掩嘴而笑。 没有见过挖大井,能够想见,挖井的艰苦和危险。村南沙地盘,淘井时塌方,人被埋了 进去,急救出来早已断了气。一边淘井,跟前一人自语:俺可不敢措辞,井塌了埋怨咱。旁 人赶紧呸呸的哄他一边去。 此刻是机械打井,井筒比本来的大井筒细多了。起头是大井套小井,机械钻井。小井还 要挖阳道,电动机在上,泵头鄙人,传送带很长,其时还没有深井泵。机手开电机和红机子 (柴油机) ,上下井道。两丈深的井筒,四肢举动攀爬、叩住砖头,上下一次很不容易,特别在晚 上。既是手艺活,工分天然也超出跨越点。这也不克不及攀比,摇动柴油机,补缀机械,上下井筒, 既要气力,也要手艺。他们的头上、手上往往都留有伤疤。 井,更加深了,浅层的水,也有 10 来丈深,并且污染严峻。吃的水,是深井水,几百米 深。风雨也时,风调雨顺,老苍生期盼殷殷。

(编辑:admin)
http://thisliberal.com/dajing/120.html